9点还没到,而张平声称该卡已经被所投保的

2019-11-29 06:11 来源:未知

上午9点到12点,杭州市政法委组织市政法(公安、检察院、法院)机关、市信访局和西湖区有关部门首次开展联合接访活动。  9点还没到,设在

31岁的柯某在杭闯荡多年,从事设计工作的他平时应酬比较多。2013年12月12日一大早,他的遗体被人发现漂在杭州城北墅园公园的池塘水面上。

男子酒后醉卧马路,不幸被路过的一辆小型普通客车碾压身亡。事故发生后,男子的父母却找到某保险公司,索赔10万元。原来,男子生前曾购有意外伤害保险。不料,保险公司却以此乃受酒精影响导致的意外为由,拒绝赔偿。今天,记者获悉,许昌市中院二审维持原判,去世男子的父母胜诉获赔10万元。

:2015-11-09 10:35:38

  借口保险卡没激活 生命人寿保险开封公司被判赔偿

上午9点到12点,杭州市政法委组织市政法(公安、检察院、法院)机关、市信访局和西湖区有关部门首次开展联合接访活动。

警方经调查后发现,醉酒的柯某原本打车去城西银泰,但不知什么原因中途下了车,发生溺水后死亡。

图片 1

日照讯保险公司的承保业务员为揽保险业务,明知某物流公司的车辆均违反装载规定,却多次向某物流公司就保险条款中的违反装载规定的约定作出说明,只要出险就可以得到全部理赔。 有了业务员的保证,物流公司就放心投了保。随后,物流公司的车辆出险了,保险公司却以车辆违反装载规定为由主张按比例赔偿。 岚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业务员说明与保险免责条款不一致,合同的免责条款无效,被告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判决保险公司给付原告岚山某物流公司保险金23万余元。 11月2日,岚山区人民法院的法官向记者讲述了这起案件。 鲁LH0009号牌半挂货车系原告岚山某物流公司所有。2012年2月1日,原告与被告保险公司签订了车辆保险合同一份。投保险种中包含交通事故强制保险和50万元第三者责任险。 2012年10月1日17时40分,赵某驾驶普通客车沿岚山沿海公路由北向南行驶时,与王某驾驶的鲁LH0009号牌半挂货车追尾相撞。事故经交警部门勘查,认定赵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王某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 事故发生后,岚山某物流公司经法院判决赔偿三者经济损失共计款23万余元。 岚山某物流公司向三者赔偿后向保险公司提出理赔要求。保险公司认为超载行驶导致事故发生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事项,故拒绝理赔。 但岚山某物流公司的监控视频显示,为揽该公司的保险业务,投保前后,保险公司的承保业务员金某多次向该公司就保险条款中的违反装载规定的约定作出说明,只要出险就可以得到全部理赔。 因协商未果,岚山某物流公司将保险公司起诉至法院。 岚山区人民法院随后审理了此案。庭审中,业务员说明与保险免责条款不一致,保险公司是否履行了免责条款告知义务,保险公司该不该理赔,成为了双方辩论的焦点。 保险公司主张已将免责条款明确告知投保人岚山某物流公司,提供投保单中投保人声明部分来证实其主张,投保单有投保单位盖章和投保单位法定代表人签字盖章,认为已履行了免责条款告知义务。 原告则提供了监控视频,认为承保业务员金某就保险条款中违反装载规定的约定作出的说明,已更改了保险条款或未履行免责条款告知义务,应全额理赔。 岚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保险人对于免除自身责任的条款负有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否则将导致相应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这是保险法最大诚信原则的体现。本案中业务员说明与保险条款不一致,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向投保人作出了不同的解释,使投保人无法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不能证明保险人已经实际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该免责条款不产生效力。 因本案保险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无效,所以被告的免赔主张不能成立。法院遂判决,被告保险公司给付原告岚山某物流公司保险金23万余元。 一审宣判后,保险公司不服,提出上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于日前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保险公司已于近日履行了全部义务。

  □记者 宋明增

  9点还没到,设在西湖广场的接访处就来了一对父子——

因为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柯某的家属先后将出租车司机、陪酒的客户以及柯某投保的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儿子去世,父母向保险公司索赔遭拒

  东方今报开封讯 一男子在购买保险后意外身亡,在理赔过程中,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开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生命人寿保险开封公司)以其所购买的保险卡没有激活为由拒绝赔偿。9月15日,开封中院二审依法维持杞县法院所一审判决的被告生命人寿保险开封公司承担赔偿责任,赔偿二原告孙月、 孙明保险金共计50000元。

  一位胖胖的40多岁的中年男人,自称姓郭,是临安某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身后跟着一位黑瘦的60多岁大伯是郭总的父亲,曾担任当地村支部书记30多年。

昨天,死者柯某家属在状告保险公司的官司有了一审结果,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法院完全支持原告一方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保险公司支付死者家属10万元保险理赔金。

小王家住许昌市区,母亲做过多年某保险公司代理人。2015年4月,小王作为投保人,购买了母亲所在公司的如意随行两全保险,保险期间为30年,保险金额10万元,交费年期为10年,保费为1370元;附加如意随行意外伤害保险,保险期间为30年,保险金额10万元,交费年期为10年,保费为150元。此后3年,小王都如期缴纳保费。

  2013年6月24日,家住杞县某乡的村民孙伟在生命人寿保险开封公司保险公司业务员张平的引荐下,购买了“生命福星高照终身寿险”一份。在张平推荐下,孙伟又购买了一份“生命福星保险卡”,并按照投保程序交纳了相应保费。在张平向孙伟交付保险卡时,孙伟发现该保险卡的包装袋被打开、保险卡密码涂层也已刮开,遂提出异议。而张平声称该卡已经被所投保的保险公司代其激活,该保险合同已经生效。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f999博胜发官方网站发布于胜博发-精品车饰,转载请注明出处:  9点还没到,而张平声称该卡已经被所投保的